+发表新主题
li123 发布于2016-11-12 10:42 423 次浏览 0 位用户参与讨论
跳转到指定楼层

    在李志汉的父亲李留庆阅读过判决书后,于2016年9月28日上午到平顶山市新华区法院找到该院主管刑事审判工作的张喜群副院长,质问他凭什么判李志汉有罪,张副院长答:“我就凭两份伤情鉴定结果就可以判李志汉有罪,就这我还是轻判他了”。根据张副院长的荒唐谬论,现在很有必要回过头来看一看李能的轻伤鉴定结果到底存在不存在真实性。让广大读者给予分析、评判。

如果李能真的受到外力击打致牙齿脱落三枚(李志汉案发现场所拍录像证明李能根本就没伤),李能的脸部应该有较重的伤情。但是,宝丰县公安局公(宝)伤鉴(法)[2011]827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以下简称鉴定书)第二页如此表述,上唇右侧肿胀,其中有一皮下出血,大小为3x2cm,上唇粘膜挫伤,大小为2.5x1cm,下唇粘膜挫伤,大小为0.5x0.2cm,21+1牙齿脱落,牙槽窝内有血凝块,该份鉴定书正是基于上述一点点伤情的描述,将李能牙齿的脱落鉴定为“轻伤”。

伤情体现在上唇右侧,而宝丰县公安局制作的“伤者”李能的照片显示,李能右下牙齿脱落,此伤应称为——“神伤”。

比对鉴定书的认定和宝丰县公安局制作的案卷中李能受伤照片,我们可以发现李能的伤情与牙齿遭受外来暴力致脱落的情况根本不符!!!肿胀发生在上唇右侧,并且上唇粘膜挫伤比下唇大若干倍,上唇受伤比下唇程度重的情况下,上牙齿为何没有任何损伤?下唇基本没有什么伤情的情况下,三枚下牙齿为什么会因外力脱落?

此外,从临床医学的认定来看,牙齿因外力击打脱落的情况下,临床应当表现有牙错位,牙脱位或者牙折断。而牙折断又表现有冠折、根折或者冠根联合折形态的牙折断,如果是冠根混合折,还应表现有牙冠裂隙。

而李能牙齿脱落的实际情况是只有三枚下牙连根脱落,其他牙齿没有受到任何程度的损伤,显然,李能所谓牙齿脱落的伤情违背医学常识、生活常理。设想,树木被人为拔掉与车辆撞击导致路边树木断掉的表现形式会一样吗?

  根据宝丰县公安局法医对李能外伤伤情的表述和三枚牙齿连根脱落的现象及医学专家对李能伤情合情合理的分析,李能的牙齿脱落根本就不符合钝性外力所致的情形,故宝丰县公安局公(宝)伤鉴(法)[2011]827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及平顶山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平公物鉴(伤鉴)字[2014]011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均是未依法审查牙齿脱落的特征和未了解案情的基础上,以造作伤为基础作出的鉴定结论,这种缺乏真实性客观性的鉴定结论作为定案依据,必然会造成冤家错案。

李能伤情除了在伤情鉴定上存在重大瑕疵外,还有多种证据能够证明李能在案发现场根本没有伤情的事实依据:

1、被告方在案发现场所拍录像和照片能够证明李能脸上没有伤.(以下两张照片是被告方在现场拍到李能没有伤情的照片)



  2、根据被告方所拍录像内容和案发现场多人证实李能在案发现场一直在破口大骂,出警干警宋永涛也证实李能在案发现场破口大骂的情景。试问当一个人被别人打掉三颗牙且一颗还连着一点肉在嘴里含着的情况下如何破口大骂?

    3、李能谎称她的牙齿是在出警干警未到达之前被李志汉用拳头击落了三枚,为什么当出警干警到达现场后不将已脱落的牙齿展示给干警看一看呢?或者将嘴张开让干警看看她口中的牙齿被李志汉击落的事实,用于证明李志汉就是击落他牙齿的真正元凶。针对李能牙齿脱落的反常现象在被告方提出质疑后,李能又以“没让干警看是因为我不懂”的谎言来企图欺骗公诉机关(这是李能于2013年11月14日在接受新华区检查院的问询时说的话)。事实证明李能不但欺骗了神圣的检察官,同样也欺骗了肩扛天平、代表公平、正义的新华区法官们。要不怎能会作出李志汉有罪的判决呢?

     4、李能说他的牙齿在案发现场被李志汉击落三枚,李能口中就应该有大量的流血现象,为什么出警干警贺现辉和李能的同胞哥哥李留营及现场围观证人没有一人看到李能口中有流血现象呢?既然没有流血现象又如何证明在案发现场有牙齿脱落的现象发生呢?故李能的牙齿脱落与李志汉根本没有任何关联性。

以上四点仅仅是李能制造假伤情过程中暴露出的不合常理的反常现象一小部分。(更多李能制造假伤情的证据将陆续曝出)而新华区人民法院仅凭两份缺乏真实性、客观性、以“造作伤”为基础做出的鉴定结论就判李志汉有罪的做法实属荒谬之举。这种荒谬做法掩盖不住新华区法院办理人情案的真像,并必将为这种违法办案行为担责。

                                   2016年11月11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
回复
返回
列表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