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14|回复: 0

2G/3G网退役将是持久策略,运营商各有侧重

发表于 2019-10-26 13: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7c4252861a074b3990dd06db13a2eb6c.jpg



“2G、3G的退网是移动通信更新换代的必然选择。”10月22日,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新闻发言人闻库,在回答媒体有关5G部署是否将加快2G/3G网络退役的问题时做出了回应。闻库表示,2G/3G退网的条件已经逐渐成熟了,退网可以减少一些制式,基站和终端的耗电、成本都会降低。
但他强调,退网不是简单地今天说退,明天就把闸给拉了,这不合适。从用户的角度出发,退网需要一个良好的善后方案。
5G启动后,移动通信2、3、4、5四代同堂,2G、3G退网是整个行业要考虑的重要问题。
今年6月6日,工信部向包括中国广电在内的4家运营商发放5G商用牌照。截至9月底三家基础电信企业已在全国开通5G基站8万余个。当前,从基础运营商到设备商再到终端等通信产业链加速推动5G商用,关于2G、3G是否将退出的讨论已甚嚣尘上。
多位通信从业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5G面临巨额投资,2G、3G退网虽然可以减少运维成本,但各家运营商在用户、网络方面对2G、3G有不同程度依赖,退网难言可以一步到位。同时,仍有部分用户使用2G、3G手机,且大多为中老年用户,彻底退出2G或3G,也面临诸多转换成本。
但也有人认为,目前三大运营商都在推动4G全网VoLTE(Voice over Long-Term Evolution,长期演进语音承载),2G/3G网络主要用于语音通话,而VoLTE可以通过移动宽带语音方案来替代。因此,在旧有网络维护费用很高的情况下,“2G、3G网络肯定要退,且不会太慢”。
退网时机成熟
闻库称,2G、3G退网条件已逐渐成熟。
从国家层面考量,3G网络,尤其中国移动的TD-SCDMA网络负载相对较轻,工信部鼓励运营企业积极引导用户迁移转网,将有限的频率资源和网络资源用到5G、4G移动通信网络中,整体降低成本,闻库在当天的发布会上表示,“为用户降费创造了条件,也提高国家整个通信网络的运营效率”。
从运营商角度,退网时机也相对成熟。运营商的2G、3G移动用户正在向4G迁移。三大运营商2019年中报显示,中国移动(0941.HK)移动客户达9.35亿,其中4G客户净增2113万,达7.34亿。中国电信(0728.HK) 移动用户达3.23亿户,4G用户达2.66亿户,净增2371万户。中国联通(0762.HK)移动出账用户总数达3.2亿户,其中,4G用户净增1901万户,总数接近2.4亿户,4G用户市场份额同比提高0.8%。
通过简略计算可得,截至今年6月,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的2G/3G用户数分别是2.1亿户、0.57亿户、0.8亿户。三大运营商的2G、3G用户合计约为3.47亿户,4G用户约为12.4亿户。2G、3G存量用户基数较小,且不断减少。
到了今年8月底,据工信部数据,截至今年8月底,三家运营商的移动用户总数达15.96亿户,同比增长3.8%。其中,4G用户规模进一步增长为12.57亿户,较两个月前增长了1700万户。2G和3G用户进一步减少为3.39亿户,相较两个月前又减少了800万户,占移动电话用户的21.2%。
在网络层面,2G、3G网络服务的用户越来越少,存在设施占用地理空间、电源、维护成本,运营商甚至要为这些网络配备备品备件等问题。
电信网络看重规模效应,一张网络,无论用户多少,建设运维的成本和压力总体上看差别不大。
此外,2G、3G用户更多集中在中小城市及乡村。目前电信网络建设运营的总体节奏是5G商用加速,4G网络已经覆盖到98%以上的行政村,2G、3G退网的外部条件逐渐成熟。
2G/3G退网是普遍的国际经验。据不完全的统计,由于用户业务大多迁移到4G网络,全球已经有100多个运营企业、通信运营商实施了2G、3G的退网,这些国家将2G、3G腾退的频率用做新一代的移动通信部署。
以日本为例,上世纪90年代实现商用的2G,在2012年实现退网;2001年实现商用的3G,计划2020年实现退网。“日本每20年发生一轮退网,中国的2G退网拖得有点长了。”野村综研(上海)电信行业研究副总监陶旭骏对《财经》记者说。
中国运营商其实早已开始做退网尝试。2017年,工信部发文允许运营商在GSM(欧洲电信标准组织ETSI制订的一个数字移动通信标准,被看作第二代 (2G)移动电话系统)频段上部署NB-IoT系统(窄带物联网(Narrow Band Internet of Things, NB-IoT))。中国移动随后也在原有2G频段上建设基于4G的NB-IoT网络。
2018年4月,中国联通在其官方微博表示,2G网络退出服务是大势所趋,中国联通正全面推进2G客户向4G网络的消费升级工作。
经历3G、4G技术迭代后,运营十几年的2G网络已成为三大运营商的负担。2G网络用户人数越来越少,维护却需要大量成本费用。“退网既能节约开支,又能将精力聚焦于5G建设”。一位通信行业从业者说。

运营商各有侧重
2G、3G退网之势不可阻挡,但多位通信业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具体执行中,退网还要受用户多寡、手机终端、4GVoLTE全网化进程等多重因素的影响。
用户的阻力是最先被考量的因素。不少用户不知道自己是几G而留在了2G,在以前运营商大促销时期订购了一些“神仙套餐”。新的4G或5G网络中没有这些套餐,“他们会觉得自己吃亏了”。陶旭骏认为,这部分用户不改套餐,会成为影响退网进程的重要因素。
此外,仍有相当一部分人使用2G/3G功能机。部分老年用户没有流量需求,只需打电话,如果退网,就需要新购手机。这部分用户虽然不是主流用户,但仍需要沟通成本和置换成本。
“退网不能简单地今天说退了,明天就把闸给拉了”。闻库强调,充分考虑用户的使用,网退了,服务不能换。退网时要有一个善后的方案。因此,退网需要提前进行规划。“早谋划、早告知,让用户和运营企业有充分的时间和心理准备推动退网进程”。
这需要运营商统计2G、3G用户数量,给政府提出个人和运营商都能接受的套餐及补偿方案。此外,三大运营商正在建设的VoLTE的商用进程会更加迅速,他们已经测试相互之间的VoLTE的互联互通。
VoLTE是面向手机和数据终端的高速无线通信标准,是架构在4G网络上端到端语音方案。基于多重技术优势,运营商部署VoLTE,既能提升无线频谱利用率、降低网络成本,又能为用户提供相较2G、3G更高质量、更自然的语音视频通话效果。
三大运营商的VoLTE业务需要经历热点覆盖、区域覆盖、全覆盖不同阶段。一旦实现互联互通,运营商的话音业务就可以直接加载在4G网络之上,无需回落到2G和3G网络。这能够加速2G、3G用户转为4G用户,进而加速退网。
中国移动VoLTE的速度和规模均领先。2018年年报显示,中国移动4G客户达到7.13亿,其中VoLTE客户达3.8亿。目前,中国移动官网显示,VoLTE现已覆盖29个省份、318个城市和地区。
中国电信在2018年底开通VoLTE业务全面试商用,按其规划,未来电信VoLTE进入成熟商用期后,VoLTE驻留时间将超98%。截止今年9月底,中国电信VoLTE功能开通用户累计1.43亿户,在网VoLTE终端用户开通率96%。
中国联通基于自身网络与资金考量,相对谨慎。今年4月1日起,中国联通也已经在北京、天津、上海、郑州、武汉等11个城市先行试商用VoLTE,6月1日起全国试商用,按计划10月15日完成联通全网用户自动签约VoLTE。
“4G全网VoLTE以前,通话是回落到3G甚至2G网络的。”陶旭骏称,真正VoLTE化后,通话语音不走信令通道(2G/3G),全部走数据通道(4G)。但目前,语音仍依赖2G/3G网络,数据依赖4G网络。“全部走数据网后,2G、3G才能撤退”。
多位行业人士向《财经》记者分析,三大运营商退网侧重点不同。中国移动主要推动3G网络减频(至全部3G基站消失,即退网)。中国联通做2G网络减频。中国电信则同步推进2G、3G网络减频。
这源于2G、3G时代三大运营商的发展历程。
2G时代,中国移动及中国联通拥有GSM网络牌照(即2G牌照),中国电信仅有固话及宽带牌照。21世纪后,伴随手机业务的发展,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实力迅速壮大,前者得益于更长的2G频谱(19M,对应联通仅有6M),奠定自己通信霸主地位。中国电信没有移动通信牌照,只能固守固话及宽带业务。
3G时代,通信技术的三大标准是欧洲主导的WCDMA、美国主导的CDMA2000和中国的TD-SCDMA。建设TD网络的政治重任落到在2G阶段赚得最多的中国移动身上。中国联通获得WCDMA黄金牌照,并将CDMA牌照卖给了中国电信。TD-SCDMA产业链孱弱,中国移动苦不堪言,与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领先优势缩小。
基于此,退网政策下,三大运营商需根据自身网络、用户情况分别拿出对策。中国联通的2G用户比较少,3G能力较强。中国电信的2G业务也很少。中国移动在3G上没有语音业务。“中国移动的TD-SCDMA很鸡肋,目前的4G网络中,还有不少电话是回落到2G的”,所以中国移动是最难退2G网络的。一位业内人士向《财经》记者分析。
“中国联通不会关闭3G网络”,该业内人士继续分析,如果将2G、3G网络同时关闭,中国联通只剩下VoLTE的4G网络,既给0.8亿户2G、3G用户带来不便,也不利于中国联通的市场竞争。中国电信则不存在上述问题。
基于以上种种原因,2G、3G退网可能不会太快,三大运营商均需要在新投资与旧业务之间寻找平衡点,中国电信或走在最前端。但陶旭骏认为,也不会太慢。同时运营几张网的成本很高,“VoLTE可快速建设,2G2-3年内或能退出”。
5G竞争更加激烈
目前,工信部要求运营商建设5G网络的同时,推进提速降费、携号转网等民生工程,国资委要求运营商盈利,保持稳定的基础上扩张。三大运营商面临营收压力的同时,又要完成各项任务。
10月21日,中国移动公告称前三季度营运收入为人民币5667亿元,同比下滑0.2%。其中,通信服务收入为人民币5130亿元,同比下降1.0%。8月,中国移动拿出营收(3894亿元,同比下降0.6%)、利润(561亿元,同比下滑14.6%)双下滑的成绩单,是上市以来最差半年成绩。
21日,中国联通(600050,SH)也公告称,前三季度营收2171.2亿元,同比下滑1.18%。前三季度主营业务收入同比下降6.1%至1177.33亿元。中国联通(0762.HK)营业收入为人民币 1985.32 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 0.7%。
中国电信虽未亮出前三季度成绩单,中报显示,上半年,中国电信经营收入为1904.88亿元,整体收入同比下降1.3%。
当前,三家运营商均受提速降费、激烈市场竞争以及4G流量红利进一步消退的影响。此前,就有工信部专家、中国电信集团公司科技委主任韦乐平预估,5G投资规模将达到1.2万亿,投资周期可能会超过8年。对于每一家运营商而言,5G建设都是负重前行。





上一篇:印度政府拟合并多家国营银行 近30万职员罢工抗议
下一篇:北京新机场的雄心:大兴机场兴建方案出炉背后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经营性ICP:豫B2-20180335   文网文:豫网文(2018)5773-07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豫)字第 00488号
Copyright © 2005-2018 pd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